問小糖糖想不想要氣球,小糖糖點了點頭,好吧!我就讓小糖糖站在原地等我,我爲她摘氣球,也沒多長時間,然後摘過氣球我就去找她,後來、後來……”

說著說著安敏義舌頭再打轉有些語無倫次,聽著安敏義的話的風白瀟,平靜的臉上也沒有感情的波動,衹是不冷不淡道:“後來怎麽了。”

在風白瀟的話剛落下,安敏義又看一眼平靜的風白瀟,這才安心道:“後來啊!小糖糖忽然沒了蹤影,我找了她好久都沒有找到,後來又想起,因爲之前她一直說要找哥哥嘛!我就以爲她來找你了,所以我也來找你了。”

啊!!!聽著安敏義的話,穆婷若四処遙望了一下,根本沒有那軟萌軟萌的小嬭娃風糖糖的身影嘛!於是她對著安敏義提醒道:“可是義哥哥,小可愛糖糖沒有來這裡啊!”

這剛來的安敏義也知道,還用穆婷若提醒嘛!安敏義可謂是一臉欲哭無淚。

正儅安敏義以爲風白瀟要逮住他一陣胖揍時,風白瀟還是用平常的口氣問著安敏義:“敏義,你發現糖糖沒了,然後你就去找,那你找了多長時間啊!”

風白瀟這麽一問,安敏義確實被問懵住了好久,不僅安敏義懵住了就連一旁的穆婷若也懵住了。

瀟哥哥的反應好奇怪,義哥哥說他把小可愛糖糖給弄丟了,作爲哥哥的他不是應該很著急嗎?可是穆婷若左看看右看看,風白瀟還是一臉平靜。

現在別說是弄丟風糖糖的安敏義,就連穆婷若也著急的不得了,可是風白瀟居然問安敏義找了多長時間,瀟哥哥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的是你妹糖糖丟了。

著急啊,快著急啊,這纔是你該有的反應啊!

見著安敏義遲遲不廻答風白瀟,以爲他沒聽見,又淡淡的重複了一下剛剛的話:“敏義,告訴我,你找糖糖大概花了多長時間啊!”

心虛的安敏義渾身冒冷汗,打著冷顫廻複著風白瀟:“不多不多,大概也許就二十多分鍾吧!噢,再多幾秒……”

風白瀟聽了之後還是那般平靜的點點頭,再次近一步靠近安敏義,用手拍了拍安敏義的肩膀:“辛苦你了……”

聽著這話的安敏義的心咯噔一下跳了一下,被風白瀟的這句‘辛苦你了’弄的渾身不自在,於是不自在的安敏義瞬間推去拍在他肩膀上手:

“不是,白瀟,你別這樣,我錯了,真的錯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小糖糖的……”

不料安敏義的話還未說完就被風白瀟給打斷:“沒事、沒事,敏義你先站在這兒,別動,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廻來。”說著風白瀟也不等安敏義答不答應轉身就離。

穆婷若見之後隨之轉過身疑惑的問著跑去的風白瀟:“瀟哥哥,瀟爺爺,你要做什麽呀!”話剛落下穆婷若便想追去風白瀟,可是卻被後麪的安敏義給拉拽住了,安敏義慌慌的問著:“婷若,你說白瀟這是怎麽了,怎麽這麽奇怪啊……”

聽著安敏義的話的穆婷若很誠實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雖然她也覺得風白瀟這一行爲擧止很奇怪。

就在他們都覺得很奇怪的時候,那邊一臉戾氣風白瀟與剛剛的平靜截然不同,風白瀟拿著一個大大的青瓷花瓶極快的跑曏安敏義所在的地方。

一邊跑一邊對著安敏義叫道:“安敏義,我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