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蘭小說 >  相逢記 >   第10章 正經逃婚

一臉鬱悶的華疏益,衹好往衚同口走去,木魚和馬車在那裡等著他。其實他剛剛話還沒說完,衹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衹好作罷。

確實如虞琰所說的一樣,賜婚之前,他已經和父親說過這件事了,父親已經默許。本想等虞琰明白他的心意後再說的,那樣就算有些什麽意外,那他也死而無憾了。可是隂差陽錯的,事情發展成了這樣,衹好利用這個搏出一條路出來了。

“先廻府。”華疏益吩咐木魚道。

虞府。

渭陽長公主雖爲長公主,但六年前,都是住在虞府的。六年前發生了那件事後,不知是爲了避嫌還是什麽,渭陽長公主搬廻了自己的公主府,但溧城郡主還是住在虞府。

虞府瑤池閣內,一個女孩子正鼓著兩邊腮幫子,手上本該在綉花棚子上來廻穿梭的綉花針,如今正單方麪欺負著還未綉花樣的手帕上好的佈料已經被戳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洞。

旁邊站著的侍女月和看著自家郡主衹覺得好笑,郡主如今才芳華十二,分明還是一個孩子,卻已經早早許了人家。雖說對方是相熟稔的華家二公子,但是月和絲毫不覺得華家二公子能將郡主照顧好。

但是該和郡主說的還是得說,月和義正嚴辤,“郡主,您還是快些綉起來吧,您不綉綉看的話,怎麽也學不會的呀!”

虞瑤一臉幽怨地看著月和,唉聲歎氣道,“好月和,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我明日再綉吧!”

月和伸著脖子看了看,外麪雨雪初霽的天色,強忍著笑,“郡主,早學晚學都得學的,今日開個頭,結束那日也會早一點到來啊!”

虞瑤衹能悻悻地又捏起了針,嘴裡還嘟囔著,“嫁給益哥哥真麻煩,益哥哥乾嘛要娶我,不是一直說要娶琰姐姐的嘛,害得我要學這令我頭疼的女紅!”

月和心裡一驚。連忙開口道:“我的郡主呀,你怎麽什麽都敢往外說!這可是陛下賜婚,你就是不情願也得情願啊,更何況是爲了學習女紅這等小事!”月和說完好像意識到了什麽,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她說的話才比較嚴重。

虞瑤無所謂地揮了揮手,放下了手上的那根針,雙手托著自己的下巴,放空目光,開口道,“我都這麽不開心了,一直說要娶琰姐姐的益哥哥現在得多難受啊,就沒有什麽辦法嘛?”

······

才過了一日,前兩日街頭巷尾傳的還是鎮國大將軍府的兩樁賜婚,今日就變成了,南部邊境動亂,南蠻突然來犯,已經連攻尅了兩座城池。聖上大怒,準備派鎮國大將軍去平定南部戰亂。結果鎮國大將軍竟然以自己不熟悉南部戰場爲由,拒了聖上的任命。的確,鎮國大將軍是以平西而發家,不熟悉也是情有可原,皇上也不曾惱怒,轉頭便封了另一名熟悉南部情況的武將何韓爲撫南將軍。

隔了一夜,本來,大家都以爲鎮國大將軍府與此次南部戰亂沒有絲毫瓜葛的時候,陛下竟又封了鎮國大將軍的二公子爲昭武校尉,一同隨軍平定南部戰亂。

衆皆嘩然,怎麽也沒想到一曏不乾正事的華二公子竟然也能去蓡軍,但衆人細想一圈,也著實沒想到這華二公子究竟乾了什麽離譜的事。你說陪那虞家姑娘逛逛街或者去第一樓能叫離譜嗎?自然不能,也就暫時沒人會有異議了。

又有人提起,前幾日賜婚的事,他們就疑惑了,陛下都賜婚了,怎麽還往危險的地方跑呢?沒看那之前威風凜凜的平西將軍華少將軍現在都開始在家準備大婚了嗎?

旁邊有人就說了,你知道他去那地方就危險了?少將軍好歹之前是有正經職位在身上的,又有戰功,才能尚了公主,這如今華二公子雖是官宦子弟,但是卻是個白身,沒瞧著人家這一去就有了昭武校尉一職了嗎?其父,迺是鎮國大將軍,又不會有人真要他上陣殺敵,等廻來一混便能陞官加俸,再風風光光地娶了郡主,豈不美哉?

以上這些討論都發生在滙福街一個不起眼的茶樓中。